5万元一套海景房!乳山银滩跌成海边鹤岗

时间:2022-09-06 22:46:32 | 浏览:597

魔幻银滩8月14日晚,雷雨天。一道雷劈下后,山东省乳山市银滩的核心区停电了。对住在银滩海景房里的老人来说,这次停电给养老生活增加了诸多不便。海边的空气闷热、潮湿,电扇和空调停工,有老人半夜被热醒。当地的海景房很少通燃气,老人们三餐大都靠电磁

魔幻银滩

8月14日晚,雷雨天。一道雷劈下后,山东省乳山市银滩的核心区停电了。

对住在银滩海景房里的老人来说,这次停电给养老生活增加了诸多不便。海边的空气闷热、潮湿,电扇和空调停工,有老人半夜被热醒。当地的海景房很少通燃气,老人们三餐大都靠电磁炉,这下饭也没得做了。小饭馆、麻将馆、理发店也都歇业了。

在乳山生活交流群里,有人发来视频,停电是因为一道雷劈中了露天的变压器,起了火。停电通知里写道,“供电所已紧急申请市供电公司支援抢修”,而市区距离这里,有20多公里。

停电从夜里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中午。这次停电,只不过是乳山银滩脆弱的基础设施的一个侧面。这样的例子有很多,比如,当地一条主路“淮河路”,下雨之后,真的成了一条河——小腿深的积水一直蔓延向十字路口,还能看到小鱼在马路中游泳。

▲ 被淹的淮河路。易方兴 / 摄

作为国家级4A景区,乳山的银滩景区,因沙滩中含有石英砂常泛银光而得名。它有着许多响亮的头衔:“南有三亚,北有银滩”“东方夏威夷”……其中最响亮的,莫过于“天下第一滩”。这些头衔广泛分布于银滩的各种告示牌、广告牌上,就连垃圾桶上都有。

但这样的响亮名头,掩盖不住它人烟稀少的事实,所以很多人更习惯喊它的另一个头衔——“鬼城”银滩。走在银滩的马路上,安静得只能听见风吹动梧桐树的声音。在这里,广告牌的数量比人多得多,而海景房的数量又比广告牌多得多。

银滩的地标,是东南方的大拇指广场。广场上,矗立着一个伸出大拇指的硕大金色手部雕塑。所有的海景房,都以此为中心建设。在中国其他地方,很少能看到这种“银滩特色”的海景房。在这里住的人几乎都会提到同一个问题——在银滩,除了海景房,什么都没有。没有商场,没有电影院,没有医院,没有出租车。

但海景房确实多。公认的数字,是约有200个海景房小区,分布在长21公里、宽3公里的银滩上。这些海景房,按照到海滩的距离,划分为一线、二线、三线小区三个级别,一线海景房离海滩只有不到500米。从卫星图上看,这些海景房整齐地摞在海边,就像是一堆密集摆放的集装箱。由于小区太多,小区名字又总是带一个“海”字,老人们经常记混,时常走错。

56岁的吉林人张志,与80岁的母亲,在银滩生活了六年。他住在一个一线海景房小区里。张志专门数过,他所在的那一栋楼,一共有40多套房子,真正住了人的,只有5套——这还是夏天的情景。到了冬天,小区没有暖气,算上他在内,整栋楼只有两户人家。

“这在银滩是普遍现象。”张志说。他喜欢安静,这套海景房对他的最大意义是“冷清”。至于大海,“看多了也腻”,从他家走到海边就5分钟,但他已经五年没去过海边了。

现在这个季节,潮湿而温暖的东南季风吹过银滩,带来了大量的水汽。对于海景房来说,斑驳和发霉的墙面,就是面朝大海的代价。当地流行着一句话,“面朝大海,风湿拄拐”。一袋薯片,下午打开,到傍晚就不脆了。人们新买的电器,也常常因为受潮而损坏。

一位买了海景房的老人说,她每年都来乳山一次,主要目的是来晒家里潮湿的被子。

但当地的宾馆不喜欢这种“冷清”。在传统旅游旺季的8月份,当地旅游业遭遇了这些年里最惨淡的一年。位于银滩最核心区域的一家大型宾馆,约有80间客房,8月14日这一天,房子空了一半。由于停电,15元的早餐,只有粥喝。房客没得选,稀稀拉拉地坐着,有人一连喝了三碗粥。

但乳山有一样东西很多,就是房地产中介。很少能见到哪个地方像乳山这样,有如此多的中介。仅一个小区内,光能看见的中介就有五个以上。走在小区里,能不断看到张贴着房源信息的长方形广告牌,写着小区名、户型、价格,以及“精装,拎包入住”。售价是醒目的红色字体,大都是几万到二十几万元之间。

▲ 广告牌上,最便宜的海景房仅需5.8万。易方兴 / 摄

广告牌上最便宜的一套房子,是“雍华苑”小区的七层,42平方米,两居,精装修,5.8万元。按照这个价格,每平米只需1380元。在这里,这种10万元以下的二手海景房,很常见。

但这只是纸面上的价格,实际上成交价格还能更低。

在银滩,二手房的中介费一般是1%,但许多中介并不靠中介费赚钱。很多广告牌上都写着“高价收房”,有人曾经着急出手一套位于6层的海景房,中介以5万元的价格收下,过了几天,这人看到他的房子被中介挂了11万元。赚卖房的差价,才是维持当地如此多中介的根本原因。

一位土生土长的乳山人如是评价:“银滩,就是海边的鹤岗。”

但与鹤岗最大的不同,是银滩的一手房依然维持在每平米七八千元的高价。一二手房如此悬殊的价格,是银滩海景房的另一个魔幻之处。

这依赖于银滩多年以来的售房模式,即雇佣销售团队,依靠看房大巴车,从全国各地的城市中拖来“老人看房团”。无论在信息收集,还是在价格判断上,老人群体都处于绝对的劣势,加上对海边养老生活的憧憬,这让高价兜售海景房成为了可能。

很多老人掏光自己的养老钱,买下一套海景房,回到家之后,对比二手房的价格,才发现自己上当了。

▲ 两名老人,面朝大海,做一种很慢的操。易方兴 / 摄

被骗的老人们

今年50多岁的何芜语,是这些年来,被看房大巴拉来银滩的老人群体中的一个。她总结说,“我成了海景房销售们的提款机”。

她是湖南长沙人,大学本科学历,赶上毕业包分配的最后一年,在通信行业工作。结婚后,孩子患了场大病,由于治疗孩子上有分歧,在孩子快两岁的时候,她离婚了。之后,她独自抚养孩子长大,一直到现在。而购买乳山海景房的50多万,原本是她的毕生积蓄,也是她晚年安全感的来源。

一切始于2019年2月20日的一份传单。那是个湖南长沙的周三中午,她走在新民路街头,一个小伙儿发给她一张传单,上面以旅游的名义,写着“威海银滩海景房看房旅游”。半个月后,她在当地的酒店参加了一场“银滩新老业主见面推介会”。到现场的时候,酒店坐了近百人,有两三个据说是在银滩买过海景房的老业主,他们在台上分享着海边的“负氧离子”和银滩养老生活体验。

后来回忆起这一幕,她觉得自接到传单的那一刻起,她就陷入了一个环环相扣的陷阱。

跟何芜语一样,湖北武汉的赵城遭遇的故事如出一辙。他和老伴也是在街头接了一份“海景房看房旅游”的传单,接着,也参加了一个“推介会”——全国被运来乳山银滩买房的老人大多如此。销售员们叫得相当亲切,一口一个“叔叔”“阿姨”,赵城说,他当时不可能想到这些年轻人会骗自己。

当老人们进入了一个环节,下一个环节就会接踵而至。推介会两天后,3月8日早上6点50分,载着何芜语的看房卧铺大巴车从长沙出发了。车上有十几名老人,剩下的全是销售。甚至连座位都是安排好的——在她的左上铺,坐着一个自称买了两套海景房的老业主,说自己是幼儿园园长,全程除了睡觉的时间外,都在跟她聊天,“全程介绍乳山海景房的得天独厚,性价比超高”。而安排坐在她的左下铺的,是另一个海景房业主,说自己“得了癌症,但自从住在海景房,竟然日渐好转……”

从长沙到乳山,一共1500多公里,何芜语也听了一路,到达乳山已是凌晨。历经十几个小时,她很是疲惫,随后,被安排在跟那个“幼儿园园长”住在一起。

▲ 老年看房团。图 / 受访者提供

事后回想,这一切都是设计。比如,仅休息了几个小时后,她和同车的老人就被拉到海边看海,然后继续在疲劳状态下,进入售楼处。当时,各个入口都有人看守,所有人凭挂牌出入,每个老人身边都有一个以上的销售跟随。

在何芜语的回忆里,售楼部是闹哄哄的,“特别像摆酒宴的时候,人山人海,台子上不停地敲锣打鼓”,电子烟花、电子鞭炮响彻整个房间,“恭喜XXX成交”的祝贺声接连不断。武汉的赵城说:“当时我们都没吃午饭,很饿,加上敲锣打鼓,搞得人都昏了头。”在这种“疲惫+头昏”的状态中,人的判断能力会下降,老年人尤甚。

在来的路上,销售们已经通过聊天摸清了老人们的工作单位、经济状况,对于像何芜语、赵城这样的老人,会派人重点突破。

当时盯着何芜语的有三个人,一个长沙本地的销售,一个售楼处的销售,外加一个托。售楼处的宣传内容,与在长沙听闻的一致:该房购置后会统一由酒店托管,年租金可达2万-3万元,最低签3年,可签10年,并且,还承诺头三年返租——按房总价的15%充抵房价。此外,全国有12个旅游基地可置换旅居,已建成6个,还可送菜地、提供养老公寓食堂、棋牌健身房、免费温泉等等。——不过,这些都是口头承诺,并没有写进合同里。

一番轰炸之后,老人们通常会在现场就签下合同。何芜语当天上午就签了认购书,还被他们夹带签了张空白的装修款协议。因没带钱,销售们告知可刷信用卡,刷了3万,说不够,又要求刷5万,加上参团“1万抵3万”活动,共计9万元。这还没有结束,3月10日上午,返程前,她又被带至“普罗旺斯”楼盘,购买了8平方左右的格子铺。因为卡不够刷,一位销售还主动提供自己的信用卡借刷了1万。

她记得当时售楼大厅里的红色横幅:“你不是在刷卡,而是在为未来的幸福买单。”为了这“未来的幸福”,她陆续花了52.3万元。

赵城的遭遇则更显得粗暴一些。得知他是一名老中医后,一男一女两名销售跟紧了他。没带钱不要紧,销售们把他带到外面的一条无人的走廊,让他把身上的钱都掏出来。最后,赵城摸遍裤兜,全身所有的300块钱被他们拿走,“没有开任何收据”。

赵城当时处于一种孤立无援的状态,一是身上没钱,二是身份证在住酒店的时候被对方收走。对方卖的这套房子,单价8100元每平,全款61万元,但首付款只要5万元。其中一个人宣称,可以借给他两万块钱,但是要写个欠条。

“我当时有点害怕,我怕他们把我丢下来。”赵城说。在写了欠条、按了手印之后,这些销售一直跟着他回到武汉,也不准他先回家。直到他到上班的地方拿了银行卡,把5万元首付款付清,方才离开。

后来,老人们得知自己以高价买了海景房,并且所谓的“年租金可达2万-3万”也从来没有实现的时候,老人们才发现自己被骗了。

得知真相那一刻,当时70岁的赵城和老伴站到了阳台上,“当时我说,我们跳下去算了”。前前后后,赵城一共交了5万的定金,外加约56万的房款。“我当了一辈子医生,现在还在治病救人,我做了这么多好事,为什么还会这样?”

何芜语现在也把“跳楼”挂在嘴边,她对于退休生活已经彻底失望。“我准备全身心来维权,如果办法都用尽了,还是没有好结果,我就只剩一个选择了。”

▲ 赵城当时被要求写的欠条。易方兴 / 摄

无奈留“鬼城”

发觉自己受骗之后,2021年4月,何芜语自己掏钱,专门来乳山住了一个月,一方面,想来弄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上当的,另一方面,也想感受一下乳山真正的生活。

当地的房租首先就让她吃了一惊。她看中的海景房,租金才500块一个月,想到自己花了几十万去买,更郁闷了。

由于很少能看见人,她每看到一个人,就上前与其攀谈。她听到了许多不同的抱怨,大多都是自己或家人已经买了,没办法,为了不浪费钱,只能过来住下。

她遇到一个跟她年纪相仿的男人,一直抱怨老婆在这里买了房,自己没办法才过来住。有一回,男人在网上买了一件商品,快递只送到20公里外的乳山市区就不送了,喊他过去取。

在海滩上,她还遇到一个小伙子,小伙子脖子上挂了个牌子,写着卖房信息。一问才知道,小伙子母亲把家里存款都拿出来买了海景房。小伙子想创业,找母亲帮忙,母亲说:“钱已经没了,就这套房子,你卖了就有钱了。”于是,小伙子天天在海边卖自家房子。有一个阿姨看到了,也想让小伙子帮忙卖房,没想到,阿姨的房子竟然先卖出去了。“这小伙子觉得卖房挺不错,卖着卖着,自己成了当地的一名房地产中介了。”

何芜语以前喜欢读海子的诗。真的来到了乳山这个魔幻的地方后,她面朝大海,心中苦闷,觉得“很有写诗的灵感”,就写了一些诗,讽刺银滩的生活——

《银滩生活》(节选)

不要怪我吃得清淡

一把荠菜就能熬烂一个春天

我也曾寻遍整个小区

却找不到一家卖盐的超市

你必须守得住风一样的寂寞

因为往海的路口没有路灯

▲ 面朝大海的房子,墙皮经常被侵蚀。易方兴 / 摄

还有一些老人,明知银滩是“鬼城”,依旧选择在这里生活。

周树辉是河北石家庄人,2006年时听信了广告,在乳山买了海景房养老,当时花了1600块一平米。如今16年过去,他的房子比当时更便宜了。但他始终不愿承认自己是买亏了,“我这房子跌得不多,再说我是为了自己养老,也不是为了赚钱”。

实际上,2006年石家庄二手房均价也才2000块钱。如果当年他买的是石家庄的房子,现在已经涨了6倍以上。

毕竟买了,也不能空着,周树辉决定利用暑假时间来度假。当他真的住到了乳山,才发现大海也不过如此。一开始,他热衷于赶海,“每天落潮,我都去海边挖蛤蜊,手指往沙子里一插,然后在翻出来的沙子里面找蛤蜊”。但渐渐地,他发现赶海很痛苦,手指跟湿润的沙子接触多了,痛风发作,又肿又痛。加上贝类吃多了,尿酸也升上去了。对大海的向往,在那一刻消失殆尽。

但自己买的房子,含着泪也得住下去。在银滩,要想住下去,必须去赶集,因为只有集市上能买到生活物资。当地一共有十多个集市,外加一个夜市。按照农历,每天都换地方,千万不能记错。这对于周树辉来说是个安慰,起码能买到东西。

下午3点,在银龙湾小区门口一条约1公里的地方,夜市开始了。在这里,你能看到“鬼城”的另一面。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这么多的老人,或步行,或骑着老头乐,从四面八方的海景房小区汇聚到这里。

与其他地方的集市不同,这里针对老人的产品最受欢迎。集市上生意最火爆的,要数“一元店”、修脚、卖保健“阴阳液”的。“阴阳液”摊位的标语,是“多一份良方,少一份痛苦”,广告海报有一辆面包车那么大,目光所及,全写着疗效。10来个老人围坐在周围,用手蘸着罐子里的金黄色“阴阳液”,在脸上、身上搓来搓去。

▲ 听人宣传阴阳液的老人们。易方兴 / 摄

不但顾客是老人,赶集的生意人也是老人。他们也是买了银滩的海景房,被迫留在这里的人。

一个浙江大爷,是十多年前跟着老人看房团在这里买的房,为了弄点生活费,在集市上卖起了烧饼。他的积蓄都砸进了海景房里,要想生活下去,只能想办法做点生意。老家的烧饼给了他灵感,他专门学了一个月,又买来了设备,没想到在银滩卖出了口碑,现在一天能卖100个。

另一个黑龙江大爷,三年前买了一套40多平的养老房,花了近30万元。他的养老金不多,自己也没有什么手艺,只能卖烤玉米,“因为烤玉米这玩意儿不需要技术”。当初买了房,女儿天天埋怨他,“把养老金都花光了,买了个破房子”,现在,女儿也认了,两个人如今一起在摊位上烤玉米。

来这里的老人们,为了生活下去,一部分成为了顾客,另一部分成为了商人。在这一公里的路上,分布着数百个摊位,按照每个摊位每月1000块钱的摊位费来算,这条路一个月光租金就能有几十万。这些被迫留在乳山的人们,共同成为了银滩商业体系的维系者。

人活着,不能只有物质需求,还必须有精神需求。如果说赶集满足了老年人的生活需求,那么,精神上的需求,就要在银滩的大拇指广场上实现。

挖蛤蜊挖出痛风的周树辉,在大拇指广场上,成为了“小白杨艺术团”的数百名成员之一。这个纯粹由银滩买房老人群体自发组成的艺术团,已经成立了十多年。刚成立的时候,团里的所有设备就一个喇叭,如今规模扩大,有了好几个音箱和调音设备,占据着大拇指广场上最黄金的位置。每天晚上,它都在海边搞文艺晚会,谁愿意表演,都可以报名。

8月14日这一天,几百个老人把广场的舞台围了一圈,演出节目排了28个,观众和演员,都是在这里买海景房的老人。

▲ 看节目的老人们。易方兴 / 摄

退休后的老人,最缺的是社交和生活,最不缺的是时间。周树辉在大学里就喜欢唱歌,专门找了个老师教他民族唱法,还参加了大学的合唱团。当天晚上,他演唱了一首《乌苏里船歌》,洪亮的声音跟海风混在一起,赢得了很多掌声。退休后,他喜欢自驾,最喜欢去新疆,喜欢那里“大气、壮阔的景色”,但乳山银滩对他来说,是另一种生活体验,“这里很慢”。

他今年60岁,聊到最后,变得有些沮丧,“留给老人真正玩的时间,也只有十年时间。等70岁之后,因为身体原因,可能就玩不动了”。他也见证了团里很多老人的离去,有的身体不好,有的不得不回去带娃,他们可能再也没有返回银滩的机会。而他们买的海景房,很多依旧将是被空置的命运。

海边的鹤岗

河北保定的徐茉莉,67岁,是另一个热衷于在银滩生活的人。遇见她的时候是上午,她一个人在海边的沙滩上,迎着海风跳“水兵舞”。海滩空旷,她穿着白色衣服,很是显眼。她已经退休12年,从几年前起,她就像候鸟一样,每年夏天都来银滩,到了冬天,就去海南。她把银滩一天的生活安排得超乎寻常地满——上午打拳,中午做饭,下午打麻将,晚上跳舞。

“我几乎没有时间来海边,这次是为了陪朋友。”说着,她望向旁边一个穿粉色衣服的老年人。在她的鼓动下,她朋友也准备在这里买海景房养老。

自然,她买的海景房也亏了,但她不愿说具体数字,“我不在乎”。她说她在北京有套房子,女儿和女婿也在北京工作。“我把北京的房租全部给女儿,条件是别让我带孩子。”但她又补充说,“我孙子很棒,现在9岁,去年刚拿了一个全国钢琴比赛的奖。”

在像她这样的老人眼里,银滩是一个割裂出来的地方,她把银滩叫做“银滩市”,是独立于乳山市之外的另一个地方——在她的描述里,银滩被美化了。

但不是所有老人,都有徐茉莉这样的经济实力和自由。事实上,不少海滩上的老人,都显得沉默、孤独,拒绝聊天也是常态。有一对不愿说话的老人,铺了张凉席在沙滩上坐着,望着大海,一上午时间就那样过去了。

▲ 不愿说话的老人。易方兴 / 摄

乳山的另一个割裂之处在于,有一批人,发自内心地希望乳山“继续鬼下去”。他们是特地看中这份“鬼意”,来乳山想躺平的年轻人们。

35岁的清松是“出游乳山互助群”的群主。他从小住在北京胡同里,30岁之前,他是北京一家手机游戏公司的运营总监,最忙的时候每天加班到凌晨四点,“回到家就是往床上一躺”,换回来每个月两万多的收入。

30岁之后,清松决定离职,来乳山躺平,这一躺,就是5年。

乳山银滩极低的二手房价格,给想躺平的年轻人创造了条件——有人管这里叫海边的鹤岗。由于房价低,房租也高不到哪去。一套海景房,一个月房租现在只要300块钱左右。最便宜的房子,1000块钱就能租一年。“你在全国都找不到这么便宜的海景房了。”

在清松组建的群里,聚集了各种各样想来躺平的人,一共有469人,其中就包括一些“三和大神”。他之前遇到一个人,是饿了会到村民家里问能不能给个包子吃的那种。

大家在群里讨论得最多的,就是菜价、房租和躺平的感受。这个群很活跃,十分钟,群消息能刷新到99+。有一次,一个群友租的海景房,进了一窝黑色甲虫,大家就“这个甲虫到底是不是蟑螂”,讨论了整整两个小时。

前几天,清松还遇到过一个独自来银滩租房住的女生。他给女生介绍了房子,晚上6点,女生想来见他,因为“她说没有人陪她赶海”。清松一听,“给我吓得够呛,后来我赶紧给她发微信语音,一直聊了两个多小时。我们俩就瞎掰,跟网恋搞情侣的感觉似的,其实我也没这意思。”这也从侧面反映了一件事——来这里的大家时间都很多,都很孤独,随便找个话题都能聊下去。

“很多人觉得银滩是鬼城,但我们就喜欢鬼城。”他说,“这里一半是地狱,一半是天堂。”

▲ 银滩空旷无人的海景房小区。易方兴 / 摄

但对于像何芜语这样的老人来说,银滩是他们的“地狱”,现在,他们只想要回自己的养老钱。跟她一样,湖南长沙有几十个当时买了海景房的老人们凑到一起,找各种渠道去想办法。

来乳山那次,何芜语也去了那个曾经“锣鼓喧天”的售楼部,试图去找到一些证据。但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安静得没有任何响动的空荡建筑。那一刻,她想到了“聊斋”。

她在当地蹲守,终于拍到了看房大巴拖着老人们,前来售楼处买房的场景。也只有这一刻,售楼处才会重新“敲锣打鼓”热闹起来,她看着那一车又一车的老人,就像看着曾经的自己。

她知道,针对老人的“局”,还在继续。

辽宁人江涛,在银滩从事房地产行业,已经十多年时间。看他来看,海景其实不值钱,真正值钱的是人,是就业岗位,是城市资源,而银滩这些都没有。“当地房地产企业,只能依靠看房团模式,这个模式,回扣有时候能高达20%以上,最后倒霉的都是老年人。”

在他看来,乳山当地并不是没有意识到海景房的配套问题,“只不过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房子已经盖得太多了”。他记得,2010年之后,乳山当地取消了普通海景房的审批,要求项目在规划上必须建配套设施。

“但配套的根源是人,银滩就是一座候鸟城市,没有人长期在这里生活,配套也运转不起来。”江涛说,为了解决供暖问题,当地本来要求入住率到60%才能供暖,特地为银滩把入住率标准降低到30%,但就是这个标准,很多小区也无法达到。

从2007年至2010年,乳山房地产竣工总面积高达562万平方米,这也是乳山楼市的最鼎盛时期。一位乳山的房地产中介直言,当时的房子,周围没有任何配套,不考虑宜居,能住就行。

而有潮涨就有潮落。随着海景房开发浪潮过去,乳山这些滨海城市,如今正迎来集体退潮。也是在今年,乳山提出,要“加快房地产市场差异化去库存进程”,同时,还要实施“六步购房法”,其中就包括,对“看房团”进行备案登记。

种种措施,都是不希望银滩真的成为海边的“鹤岗”。

但何芜语觉得,只要老人群体还在,“看房团”的手段还在,那么像她这样被骗的故事,还是会继续发生。故事的结局,依旧是被骗的愤怒,以及留下的无奈。它们共同指向一个越来越孤寂的银滩,“心理不够强大的老人,在银滩,会有被世界遗忘的感觉”。

8月14日下午,海边起了大雾。一名老人牵着狗走过,一边给狗扇扇子,一边走进了茫茫雾气。清松说,当这些老人冬天离开这里的时候,银滩又会多出一批流浪狗。

▲ 8月14日下午,乳山银滩起了大雾。易方兴 / 摄

(文中赵城、何芜语、张志、徐茉莉、周树辉、清松为化名)

来源:每日人物

相关资讯

山东乳山依托特色资源促进群众增收——小牡蛎延伸长链条

乳山市牡蛎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区一角。 王 嘉摄初秋的滨海城市山东乳山市,海阳所镇牡蛎欢乐城里游人如织,创意感十足的牡蛎雕塑、展品丰富的牡蛎博物馆引得外地游客纷纷拍照留念。乳山是世界顶级牡蛎产区之一,近年来当地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依托牡蛎特色

乳山:“三个100%”助力项目建设开门红

齐鲁网·闪电新闻3月3日讯 乳山市以“招商引资和项目建设攻坚年”为主线,聚焦工业振兴目标,抢抓机遇,精准发力,持续深化“放管服”改革,创新实施重点项目“以诺代证”、简易低风险项目“100%承诺即开工”,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提高行政审批、政府

喜获500万!全国1862个县角逐,乳山位列第13名

来源:人民网-山东频道人民网威海9月9日电 日前,财政部公布2020年县级财政管理绩效综合评价结果,乳山市排名取得历史性突破,首次入围全国前200名,并以97.1分位列第13位,获得财政部通报表扬,同时获得中央无偿奖励资金500万元,标志着

第二届中国(乳山)牡蛎产业高峰论坛:新时期中国牡蛎产业的高质量绿色发展

10月6日,第二届中国(乳山)牡蛎产业高峰论坛在山东乳山开幕,国家贝类产业技术体系首席宋林生,农业农村部科技发展中心副处长李文龙,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副所长李超伦,乳山市委副书记、市长宫本杲,乳山市政府副市长刘海霞等出席论坛。论坛现场本次论

生态美丽大乳山

山东拥有3000多公里海岸线,经过多年保护性开发,海岸生态修复的成果已逐渐显现。在威海大乳山,最近景区通过资本市场募集到3亿元社会资本,用于景区建设,这是去年国家促进旅游业改革意见实施以来,山东以景观资源为载体实现的最大一笔直接融资。十年前

相见恨晚!乳山这座城竟藏着夏日里最美的风景,千万别错过

有一个地方不仅有山有水还有沙滩和大海来到这里不仅能在山水间流连还能在碧海蓝天中放松如果真有这个地方那一定是乳山乳山,那些一定要去看的海与沙滩乳山有着199公里绵长的海岸线,凭借着风景秀丽被冠以“东方夏威夷”的称号。乳山银滩是国家4A级风景区

台风过后威海乳山整个海滩都是牡蛎?官方解释来了

据网友爆料,昨日台风过后,乳山银滩上到处布满牡蛎、蛤蜊,市民们聚集在沙滩上疯狂捡海鲜,有的直接带着铁锹来铲,一铲一麻袋,场面十分壮观......经有关媒体了解,其实只是有一牡蛎养殖筏架,台风中被冲上了海滩,散落在部分区域。12日清晨,在警察

新的赶考路上|从大海到餐桌,乳山牡蛎迈进“蚝”门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田汝晔 王开智 于佳霖 冬日的海边异常地冷。海风凛冽,海浪翻卷着海水,吹得人冷飕飕的,但海阳所镇的码头上,牡蛎养殖户们却是一派热火朝天的忙碌景象。11月,是牡蛎鲜香肥美,大量上市的时节。在南泓北乳山牡蛎产业融合发展示

【每周一域】雁北通衢煤乳山阴

山阴县行政区划图山阴县位于山西省西北部,朔州市东北隅,介于北纬39°11′-39°47′、东经112°25′-113°04′之间。东邻应县,南毗代县,西交朔城、平鲁二区,北与右玉、左云、怀仁接壤。南北长66.7公里,东西宽36.5公里。全县

红酸枝中被小看的潜力股,马上入手了一套,未来海景房就靠它!

无论在家具界还是文玩界,红木都受到众多消费者的青睐。在国标5属8类33种红木中,品种最多的还要数酸枝家族。无论是材质上佳,仅次于黄花梨和紫檀的黑酸枝,还是位列清朝“三大贡木”之一的红酸枝,都是美观性及保值收藏性极高的红木。从大体上来分,酸枝

友情链接

玩币网天天财经元宇宙中国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网站监控今日大庆嘉兴新闻头条网郑州新闻资讯网南宁分之道官网孝感新闻头条网保利发展股票四川郎酒股票网铜仁新闻头条网眉山新闻头条网今日宝鸡龙岩沉缸酒资讯网无人机航拍网开封新闻头条网南方航空股票贵州茅台A股南宁AI智能引流系统瑜伽资讯网娱乐圈网七匹狼股票行情舟山新闻消息网信用征信资讯网雅安新闻头条网红木家具网揭阳新闻资讯网黄冈新闻头条网雪糕冰淇淋资讯网上海新闻资讯网出国留学网天天基金行情网美的集团A股
北海旅游网介绍去广西北海旅游攻略,广西北海旅游最佳时间、广西北海旅游团报价、北海市一日游必去景点、北海旅游攻略必去景点。北海是一个浪漫的旅游城市,风光旖旎,气候宜人。 北海地处亚热带,阳光充沛,雨量充足,植被丰茂,全年花繁叶绿,四季瓜果飘香。大陆和海岛沿岸有众多天然优良海滩,海水温净碧透,浪软如毯,自净力强。
北海旅游网 15335.cn©2022-2028版权所有